Translate

Monday, 6 November 2017

水劫槟城

一个星期上课三天(星期二至星期四),所以身为全职学生的我兼职周末工来赚取生活费。

那是一家厨房和卧室橱柜的公司。

一般的星期五和六,我的工作就是在销售中心服务直接拜访的客户、橱柜尺寸图样的编辑、收拾零件、打扫等琐碎工作。星期日和星期一就成了我的周末。

几乎每隔一至两个月间的周末,就会有不同的活动策划公司举办家居展。
每次的家居展为时三天(星期五至星期日),我就在那里依照客户们对于厨柜的要求,估计报价。

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

这是M电器与家居装饰展的第二天。展销会的出席者有点少,会场有些冷清。小小的展销位都是自家的销售员。还有三个小时就要结束第二天的展销了,展销位前来往的都是其他公司的销售员,眼看这天是不能提升业绩了,大家都在盘算隔日的最后销售计划。

隔壁的展销公司是老板的工作伙伴,偶尔会点头攀谈。他们的展销位也是冷冷清清。他们的展销位传来了Whatsapp的提示音,随即而来的就是一阵讨论的喧哗声。

“来来来!我给你看个照片!我的老板刚刚离开会场在外面拍到的照片。外面下大雨,水位升得那么高了!”
照片是会场和酒店之间的马路。靠近酒店的道路有三条,酒店前的小河溢满而出,覆盖了两条通道,剩下一条水位较浅的通道让车子徐徐前进。

其他展销位也开始喧哗起来。消息说会场的停车场也受到影响。靠近游泳中心的地下停车场,水位已经达一半小腿的高度。另外两个地下停车场的情况也不乐观。前阵子修车花了不少钱,我的小白可不能浸在水里啊!展销位留下没驾车的同事,大伙儿往停车场前去救车。

到了停车场,眼见的情况和收到的消息完全不符-完全没有淹水的迹象,只有一滩滩的小积水。由于外边还下着雨,三个小时才结束工作,为安全起见就把车往多层停车场驶去。以为把车往高处挪就会安全,谁知多层停车场驶的入口处竟是低洼地区,那时一半小腿高度的水位。冒着小小风险让小白涉水而入,把它停在一楼后才发现这多层停车场没有直通会场的通道。要回到会场只有两个选择:乘搭举办方为顾客准备的班车,或者冒着雨伞被吹掉淋湿身体的风险。这两个选择都不是好选择。

“老板,你把车泊在哪里?我在多层停车场没有看见你~我找不到出路去会场~”
“啊,那里不是淹水吗?你怎么进得去啊?”
“涉水进去啊!”
“会场下面的地下停车位。工作人员会把水泵出去。你把车子移来吧!”

离开多层停车场是个惊心胆跳的瞬间。出口也是低洼地区,水位比入口处高了一些。那么高的水位,我犹豫是否该继续前进,缓缓煞了車。出口处有两位年轻小伙子,见我把车速减慢,挥手示意让我继续前进。我心想:现在的水位勉强过得去,现在不离开这里,就怕三个小时后水位继续升高,今晚就回不去了。深呼吸,开大双眼,握着手排挡,脚踩油门,安全离开。

会场下面的地下停车场的情况没有比原先地下停车场好,积水的范围比较多。因为工作人员会把水泵出去,所以可以安心继续工作。

三个小时工作结束后,我心里打着要耗上好几个小时寻觅回家路的打算。老天庇佑,雨量转小,酒店前的水位已退。那路中央停着两辆车,想必是车主冒险涉水时输给了水神,最后被迫弃车而逃。

回到家后,划开一整日没有翻阅的面子书,里面尽是槟城的水患帖子。屋外刮着大风,哇哇的拍打着紧闭的门窗。穿过细缝入屋的风,是凉快得不用开启风扇都可以好眠。可惜外面有多少人家要连夜应付水患而没得入眠呢...


2017年11月5日 星期日

一觉醒来,凉风徐徐,是个凉快得早晨。没有艳阳高晒,却有昨日的狂风暴雨留下的凄凉。水患走了,却没带走它的痕迹,在路上留下泥土。

第三天的M电器与家居装饰展,也是最后一天。告诉自己要打起精神,这个周末的收入就看今天的业绩了。

到了会场,原本应该缓缓入场的销售员都往停车场走去,是我看错了吗?
前面两个地下停车场都被黄泥水掩盖了一半,入口被保安用红白线条围了起来。那我就去昨晚那个工作人员会把水泵出去的地下停车场好了~


眼前看到的却是这个画面。也就是说会场的所以地下停车场都遭殃了。
此时电话响起,是老板啊~ 

“伊涵,你在哪里了?”
“我到了。现在找着停车位。”
“不好意思,今天不用去了。举办方刚刚通知我说今天的展销取消了。回家吧~”

气象局昨晚发布的红色警报退下成橘色警报。为了避免在家里荒废时光,在天不作美前,我到宿舍取些课业和电脑回家。

回学校的一路上都是水退后没带走的泥土和被吹断的树木。学校宿舍依建在山坡上。我们常说,如果宿舍被水患影响,整个槟岛就要被淹沉了。这一次的大雨,宿舍也难逃一劫。底下的水淹不上宿舍,可是我们忘了山上也会流水下来啊~ 泥土挡住了去路,单方向车道只好临时改成了双方向车道。


阵阵的毛毛细雨中安全的过了一天。

2017年11月6日 星期一

又是灰蒙蒙的一天。
今天要到市区的公会处理一些事情,顺便看一看那里的情况。

正在打扫、清理污泥的五金店铺。

路边的咖啡室没有被暴雨侵袭过的痕迹。小贩们早已清理好各自的五脚基,照常营业。
有的顾客在露天的桌子喝着早茶,抬头一望,乌云正从远处飘来。
小贩无奈叹道“又要来了...”,低头继续干活儿。

车水路。
车水路。
槟榔路。



槟榔路。

失落后慢慢崛起的巨人,光大。

光大基层。
市区的修复做得好,只留下一些水患侵略的痕迹。

中路。建筑工人还是低头继续手上的工作。

从东北县到西南区,一路都被乌云覆盖着,好像随时会崛起第二次的暴风雨。
Sungai Ara 有个军营,所以这区会不时听见直升机低空盘旋的声音。


就快回到家的转角,又嗒嗒的下起了大雨。


幸好中午的这场雨在大约一小时收场,不至于加重水患后的后遗症。

晚上外出打包晚餐的时候,街上还残留水患带来的泥土。
汽车奔驰而过时还会崛起滚滚泥尘。

槟岛剩下的是庞大的修复工作,而威省的灾情依然严重(可以在今天新闻播报看到那里的情况)。
希望接下来这个星期的天气会好转。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