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Saturday, 25 June 2011

十二小时之旅

上一章:等待
自去年年尾发现体内的女人病后,妈咪为我到处打听老人家们的秘密药方。

不管是早在中国未成立前明朝官廷秘方使用的片子癀或是有花植物的叶子煮成的清汤,都是老人家的抗癌秘诀。既是抗癌,对于我这女人病,那些就只管说是大材小用。

后来,我们就找了一名中医来诊治。虽然吞了许多草药入肚,效果却没有如期的见效。恰巧这名中医在中国的教授来槟城,妈咪就帮我向校方请假一日,并带我到市区求诊。五月初开始,我几乎每晚都得喝两碗中药。这药方的功能可多了:暗疮、失眠、梦多、经痛......

上个星期,我到中央医院去报到。手术前一天,医生们已为我准备好了一切手术前的手续,就等着隔日的太阳。就在我入院的第十一个小时,操刀的医生终于现身替我做最后的检查。结果,我在入院的第十二个小时出院了。手术日那天,我却是在学校度过。

我一直相信奇迹。我希望两个月后的复诊证实这是真正的奇迹。

There can be miracles, when you believe.

Wednesday, 1 June 2011

闯关成功

经过二十四个小时的不安后,
我陷入二十六个小时的兴奋状态,
再处于十五个小时的期待。
终于拿到执照了~!
拿到执照后,第一个载的一定是我的老妈子,因为她为我奔波不少。
载了她出外逛了一圈后,我的耳膜也快被振破了。回家时,还得听她向老爸投诉我高超的驾车技术...幸好,老爸只是笑笑不语。也许是因为他了解我遗传到他的基因吧! 呵呵~

老妈子献我一句:不要让有心脏病的坐你的车,不然他不会活着回来!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