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e

Saturday, 30 December 2017

小病在身邊 9 :智慧牙照X光也會“照騙”


《小病在身边》系列开始至今已有232天。

一开始在理大诊所门诊观察了大概70天。
领着理大医生的信到中央医院门诊部挂诊,然后被推荐至口腔科,只用了半天的时间。
31天的观察期(第102天)后,口腔科医生就安排67天后(第169天)进行手术。
84天内,还必须到医院两次去验血(第137天)、见麻醉师(第146天)。
因为遇上一些问题(详情请参阅上一章),手术延期17天至第186天。
8天的修复期后(第194天)拆线,并再观察28天后(第222天)暂停档案。

*****************************************************************


第一天到口腔科报到时拍的X 光照。左右两边的智慧牙其实都是智障牙。
由于囊肿长在颈部右边,所以这次只专注在右边的智齿。


X 光照放大图。
在安排手术前,医生告诉我以下几点:
1. 智齿未必是囊肿的主因。
2. 拔掉智齿后,囊肿依旧会有复发的可能性。 (如果囊肿复发,就要再另寻方法了。)
3. 智齿躺着发展已经影响旁边的臼齿。
4. 如果智齿持续长大将会影响牙齿下颚的神经线。

虽然拔智慧牙只是治疗囊肿的尝试错误法,我还是决定搏这么一次。

那天的手术刚好遇到被救伤车送来就医的严重性病患需要入住病房安排行程,所以稍微耽误了我的手术时间。
像我这种小病例,把时间牺牲给大病例,是绝对没问题的。
问题就出在,我失算了...
我原以为吃早餐就可以撑住了,所以没准备食物,结果手术一开始,我就肚子饿了...

签署一些基本的文件后,躺在牙科椅上,照明灯打在我脸上。
医生还在准备针具和麻醉药时,我早已合上双眼,不想被那些器材的大小给影响心情。
三支麻醉药无法起效,结果再挨多两针,我右边的口腔与舌头开始麻痹失去灵性了。
原本为我操刀的医生还在为其他病人进行手术,所以我的主治医生就挑起大任,进行了她第一次完整的智齿手术。
耳际传来锯子的声音,下颚感受着强大的施压感,偶尔感受到仪器摩擦震动着犬牙。
这个过程中没有丝毫的疼痛感,医生还会经常关心我的状态。
原本以为就快结束的手术,就这样平淡的过去就没意思了。
每件事都要有些高潮才有意思嘛~

智齿被锯开后被捡了出来。捡着捡着,医生发出了感叹声,我好奇的睁开双眼看医生。
从X照来看,我的智齿与一般的智齿一样,只有两支脚。
当医生以为就快捡完智齿的尸体时,她发现她被X光照“骗”了,那洞里还有另一支脚。
医生和医护人员除了惊奇声,也只有惊奇声了。呵呵~
所以再多一阵的锯声和施压感,缝线后就结束了手术。
手术结束后,医生用智齿的尸体解说它三支脚的构造,还让我把智齿拿回家做纪念。

三支脚的智齿。
手术后嘴里咬着棉花到药剂部排队领药。
药剂师发派药时会解说每个药的功能和服用方式,可是包装上只有药的品牌和化学名字。
以我的记忆力,回到家肯定不记得哪个药是为什么吃的,所以我当场就跟药剂师借了笔,自己在药的包装上注明功能。

漱口药、止痛药、抗生素、胃药。
手术后到回家,麻醉药的药效还在,没感到疼痛,还能驾车回家。
心里还嘀咕嘀咕:人家说智齿手术很可怕呢,我怎么不觉得怎样~
到家后的第一个小时,就只觉得嘴里咬棉花咬得太紧了,嘴巴酸酸的。
第二个小时就是另一番滋味了... 
那感觉可难受得我乖乖吞止痛药,可是太迟了... 
止痛药药效还没开始,我就已经敷着冰块,疼得在床上打滚了。
每次我朋友问我那疼痛程度,我都会说:那是我每个月经痛下腹的折磨转移到嘴巴来了!
其实,只要听医生的话,拿到止痛药后就服用的话,就不会像我这样受到不必要的折磨了。
后来止痛药生效了,我又活泼得像只兔子在家里乱串了~
接下来得几天,我都不敢冒险了,不管疼不疼,都吞止痛药。
不过为了避免过于依赖止痛药,我每天逐渐减少止痛药的服用量。

手术后的口腔。
手术后,口腔内部会开始肿大。因为害怕摩擦拉扯,所以我都减少口腔的动作。
那个星期,我就一直在“喝”粥。
一开始还可以轻轻咬爵肉丸,第三天开始嘴巴就不能再做咬爵动作了。
小贴士:不要以为把肉丸捏得小方便吞食。把肉丸捏得太小,肉得质感会硬过大肉丸,难以咬爵。


手术第一天还是美美得脸庞;第二天睡醒,镜子出现了大猪头。
那是我长到那么大以来,看见自己脸肿得那么大。
如果某天我发福后,应该就是这个样子了。

手术后的隔天
第三天
第四天
第五天

医生给了我两天病假单,可是我都到课堂报到。
手术后的五天我都戴着口罩去上课,以表明自己回避沟通的立场。
后来发现这招行不通,只好用手语/手写方式告诉对方自己刚拔了牙,可是就是还是会有白目的同学把问题一连串的抛来,让我不得不翻白眼。


回到家后,除了冰敷,还是冰敷。
我用了两个方法替换:一个是急救的冰敷包,另一个是装着冷水的水罐。


手术后的第五天,我的口腔活动还有少许阻挠。
那个周末原本应该再家具展工作的我,只好跟老板请一天假,修养多一天后再去工作。
手术后的第六天和第七天,我就开始了大量的口腔运动,因为我的工作需要大量的推销和解说。有时候遇到奥客,也只能低声下气重复解说和微笑。

第七天

手术后的第七天晚上,也是家具展的最后一天。那晚工作结束后老板请吃。
我终于吃到了手术后的第一餐饭。

手术后的第八天,我的脸庞终于恢复“娇小玲珑”了!
第八天
手术后第八天拆线后就是结束吗?当然没那么简单!

手术后第九天,我因为吃了圣女果,口腔动作太大,拉伤了下颚的神经线,局部麻痹了将近一个星期才恢复。那段期间,我只敢吃质感较软的食物。

手术后的那一个月,下颚觉得酸酸的,牙齿都疏松了。这些是正常的。牙齿慢慢变回牢固后,酸酸的感觉也会消失了。

每次享用美食后,原本不怎么会塞食物的牙缝,开始塞满了菜渣,需要勤于照顾口腔卫生。

当然,以上这些都只是我个人的经历。
希望这个分享可以帮助到需要拔智齿可是又怕怕的朋友。

这次的拔智齿经历打破了我对中央医院的刻板印象:慢、痛。
口腔部从观察到确认手术、改变策略、手术、复诊,都是在他们尽可能快的速度下完成。
而且,槟城中央医院的“零疼痛医院”政策不是骗人的哦~

****************************************************************************
【感恩篇】
手术日那天有涵妈妈的陪伴,好幸福~

口腔部是我在中央医院挂诊的第三个部门,却是我第一个独自一人上门求诊的部门。以前挂诊,涵妈妈都会不放心我独自一人挂诊,一定会放假一天陪我到医院。我原本以为这求诊的222天都会独自一人度过。后来她听说我要动手术,做妈妈的心肯定不安,坚持放假来陪我动手术。手术前的那天,她早就静静的准备好冰块,让我在疼得打滚的时候就直接有冰块用了。手术后那七天,她清晨去工作前都帮我准备好粥,怕我上课、上班饿着。
谢谢您~ 有妈的孩子真幸福~

Monday, 6 November 2017

水劫槟城

一个星期上课三天(星期二至星期四),所以身为全职学生的我兼职周末工来赚取生活费。

那是一家厨房和卧室橱柜的公司。

一般的星期五和六,我的工作就是在销售中心服务直接拜访的客户、橱柜尺寸图样的编辑、收拾零件、打扫等琐碎工作。星期日和星期一就成了我的周末。

几乎每隔一至两个月间的周末,就会有不同的活动策划公司举办家居展。
每次的家居展为时三天(星期五至星期日),我就在那里依照客户们对于厨柜的要求,估计报价。

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

这是M电器与家居装饰展的第二天。展销会的出席者有点少,会场有些冷清。小小的展销位都是自家的销售员。还有三个小时就要结束第二天的展销了,展销位前来往的都是其他公司的销售员,眼看这天是不能提升业绩了,大家都在盘算隔日的最后销售计划。

隔壁的展销公司是老板的工作伙伴,偶尔会点头攀谈。他们的展销位也是冷冷清清。他们的展销位传来了Whatsapp的提示音,随即而来的就是一阵讨论的喧哗声。

“来来来!我给你看个照片!我的老板刚刚离开会场在外面拍到的照片。外面下大雨,水位升得那么高了!”
照片是会场和酒店之间的马路。靠近酒店的道路有三条,酒店前的小河溢满而出,覆盖了两条通道,剩下一条水位较浅的通道让车子徐徐前进。

其他展销位也开始喧哗起来。消息说会场的停车场也受到影响。靠近游泳中心的地下停车场,水位已经达一半小腿的高度。另外两个地下停车场的情况也不乐观。前阵子修车花了不少钱,我的小白可不能浸在水里啊!展销位留下没驾车的同事,大伙儿往停车场前去救车。

到了停车场,眼见的情况和收到的消息完全不符-完全没有淹水的迹象,只有一滩滩的小积水。由于外边还下着雨,三个小时才结束工作,为安全起见就把车往多层停车场驶去。以为把车往高处挪就会安全,谁知多层停车场驶的入口处竟是低洼地区,那时一半小腿高度的水位。冒着小小风险让小白涉水而入,把它停在一楼后才发现这多层停车场没有直通会场的通道。要回到会场只有两个选择:乘搭举办方为顾客准备的班车,或者冒着雨伞被吹掉淋湿身体的风险。这两个选择都不是好选择。

“老板,你把车泊在哪里?我在多层停车场没有看见你~我找不到出路去会场~”
“啊,那里不是淹水吗?你怎么进得去啊?”
“涉水进去啊!”
“会场下面的地下停车位。工作人员会把水泵出去。你把车子移来吧!”

离开多层停车场是个惊心胆跳的瞬间。出口也是低洼地区,水位比入口处高了一些。那么高的水位,我犹豫是否该继续前进,缓缓煞了車。出口处有两位年轻小伙子,见我把车速减慢,挥手示意让我继续前进。我心想:现在的水位勉强过得去,现在不离开这里,就怕三个小时后水位继续升高,今晚就回不去了。深呼吸,开大双眼,握着手排挡,脚踩油门,安全离开。

会场下面的地下停车场的情况没有比原先地下停车场好,积水的范围比较多。因为工作人员会把水泵出去,所以可以安心继续工作。

三个小时工作结束后,我心里打着要耗上好几个小时寻觅回家路的打算。老天庇佑,雨量转小,酒店前的水位已退。那路中央停着两辆车,想必是车主冒险涉水时输给了水神,最后被迫弃车而逃。

回到家后,划开一整日没有翻阅的面子书,里面尽是槟城的水患帖子。屋外刮着大风,哇哇的拍打着紧闭的门窗。穿过细缝入屋的风,是凉快得不用开启风扇都可以好眠。可惜外面有多少人家要连夜应付水患而没得入眠呢...


2017年11月5日 星期日

一觉醒来,凉风徐徐,是个凉快得早晨。没有艳阳高晒,却有昨日的狂风暴雨留下的凄凉。水患走了,却没带走它的痕迹,在路上留下泥土。

第三天的M电器与家居装饰展,也是最后一天。告诉自己要打起精神,这个周末的收入就看今天的业绩了。

到了会场,原本应该缓缓入场的销售员都往停车场走去,是我看错了吗?
前面两个地下停车场都被黄泥水掩盖了一半,入口被保安用红白线条围了起来。那我就去昨晚那个工作人员会把水泵出去的地下停车场好了~


眼前看到的却是这个画面。也就是说会场的所以地下停车场都遭殃了。
此时电话响起,是老板啊~ 

“伊涵,你在哪里了?”
“我到了。现在找着停车位。”
“不好意思,今天不用去了。举办方刚刚通知我说今天的展销取消了。回家吧~”

气象局昨晚发布的红色警报退下成橘色警报。为了避免在家里荒废时光,在天不作美前,我到宿舍取些课业和电脑回家。

回学校的一路上都是水退后没带走的泥土和被吹断的树木。学校宿舍依建在山坡上。我们常说,如果宿舍被水患影响,整个槟岛就要被淹沉了。这一次的大雨,宿舍也难逃一劫。底下的水淹不上宿舍,可是我们忘了山上也会流水下来啊~ 泥土挡住了去路,单方向车道只好临时改成了双方向车道。


阵阵的毛毛细雨中安全的过了一天。

2017年11月6日 星期一

又是灰蒙蒙的一天。
今天要到市区的公会处理一些事情,顺便看一看那里的情况。

正在打扫、清理污泥的五金店铺。

路边的咖啡室没有被暴雨侵袭过的痕迹。小贩们早已清理好各自的五脚基,照常营业。
有的顾客在露天的桌子喝着早茶,抬头一望,乌云正从远处飘来。
小贩无奈叹道“又要来了...”,低头继续干活儿。

车水路。
车水路。
槟榔路。



槟榔路。

失落后慢慢崛起的巨人,光大。

光大基层。
市区的修复做得好,只留下一些水患侵略的痕迹。

中路。建筑工人还是低头继续手上的工作。

从东北县到西南区,一路都被乌云覆盖着,好像随时会崛起第二次的暴风雨。
Sungai Ara 有个军营,所以这区会不时听见直升机低空盘旋的声音。


就快回到家的转角,又嗒嗒的下起了大雨。


幸好中午的这场雨在大约一小时收场,不至于加重水患后的后遗症。

晚上外出打包晚餐的时候,街上还残留水患带来的泥土。
汽车奔驰而过时还会崛起滚滚泥尘。

槟岛剩下的是庞大的修复工作,而威省的灾情依然严重(可以在今天新闻播报看到那里的情况)。
希望接下来这个星期的天气会好转。

Wednesday, 18 October 2017

小病在身邊 8 : 當智齒遇見脊椎側彎

上一章:小病在身边 7

接下来就等着十月四号与麻醉师的预约了。到时还得旷课赴约~跟麻醉师预约应该没什么好记录的,不就是问一问病例,敏感等问题。下个更新应该是手术后了吧~

上一次更新,我写了这一段话。结果,还没等手术,我提早来更新了。
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也下不了判断。

2017年10月4日

上完早课、午饭后,匆忙的赶到医院,已经比预约时间迟了半个小时。
领了文件,去了麻醉部登记报道后,听见了熟悉的声音、遇到了熟悉的脸孔。
原来我认识的医生在麻醉部任职啊~
贵人事忙,电话不停的响,案列不停的接,都没来得及嘘寒问暖一番。
被护士点名到一旁量体高体重。
六月份的体重是42公斤,那时我说那是我人生中量到最重的数字。
六月份的那篇部落,我就许了个愿望:希望体重可以突破45公斤!
这一天,我愿望达成啦!
得奖感言:
谢谢大家!大家这么多年来的关心,我都一直没有交出漂亮成绩单~ 今天,终于不负众望,终于达到了45公斤!我会再接再厉继续增重的!谢谢大家!

体重不是今天的重点,重点是和麻醉师会面后的结果。
如果是一帆风顺的话,就不会有今天的贴文了。

首先,医生很惊讶我是没有接受手术的脊椎侧弯病患,言语中好像不明白为什么我没有接受进行手术的建议。
那我就列了好几个原因给她:
第一、医生告诉我手术后有半身不遂的风险,可是没有老实告诉我风险的概率。而且,那医生也不在这家医院了。
第二、我没有感到疼痛,那为何要把刀铁往身上扎?
第三、脊椎侧弯没有造成我的生活不便。手术后不能进行激烈运动,我暂时无法接受那样的生活。
第四、呼吸正常。爬楼梯、运动,不会气喘。(那时还炫耀自己跑过大桥,医生眼睛可是睁得很大。我忘了告诉医生我只跑10公里~呵呵呵)
第五、手术费很贵,你懂不懂啊~

医生过后跟着程序继续问了几道问题后,就找了大医生做咨询。
脊椎侧弯病患的肺部会因脊椎的弯曲而大小不一,全身麻醉会有风险。
既然一般拔智慧牙都无需全身麻醉(GA),那就不要冒风险,局部麻醉(LA)就好。
爬楼梯、运动不气喘不代表肺功能没问题。可能只是年纪轻,没有肥胖问题,所以肺部没有负担。情况会随着年纪渐长恶化,所以尽可能保持健康的生活习惯。

那他们也和我的口腔科医生沟通过,决定把让我去进行肺功能测试。
那医护人员用口诉方式告诉我吸气呼气,可是没有示范正确的换气方式。
肺功能测试结果不理想,我也不想让那测试影响我对自己肺功能的判断。
我还是会努力做有氧运动,训练肺功能。

一个下午走了三个部门。忙好后,刚好就是医院看诊结束的时间了。

原本10月27日预约的手术换去11月13号,从GA换去LA。
又逃离全身麻醉的手术台啦~

**最近手机坏,医院禁止摄影,所以这帖子没有照片。**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